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二十章 旧事重提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4-30 00:00:40   


    薛进在豪园睡了一会儿,其间被电话吵醒──是白思思打来的,问他何时回去?

    薛进被她扰了梦乡,口气有些不耐,三言两语便挂了电话,但不管怎样,大过年的,他都没理由在外留宿,更何况现在还是两人的敏感期。

    末了,他还是回去了。

    但夜已经很深了,进白家时,只有保姆在等门,白家夫妇已经休息。

    薛进不紧不慢的走上楼梯,穿过长廊,在妻子的房门前停住,伸手推门时,却发现门板纹丝不动。

    薛进皱了皱眉,压低声音道:「思思,我回来了。」

    里面没什么动静,薛进轻轻敲了敲门板:「思思,给我开门。」

    他等了片刻,房间里仍没回音,薛进抿了抿嘴角,面容沈了下来:「思思,你睡了吗?」

    尽管已经很不高兴,薛进仍耐着性子,好言好语。

    ──此时,白思思正躺在床上,瞪着眼睛,盯着天花板出神,但全副心思,都在留意门外的响动。

    薛进晚饭没回答吃不说,而且归家很晚。

    女人的心思很细腻,有点风吹草动,便要追根究底,两人之间的不愉快,已经摆在了明面上,所以白思思有理由,怀疑薛进背着他干坏事。

    若是平时,白思思能忍也就忍了,可现在她们是在娘家。

    女人的大小姐脾气又要发作起来:尽管薛进最近表现得不错,但她心理仍不踏实。

    她很想问问薛进,他和连羽的事儿,到底怎么样了?可又怕惹恼了丈夫,白思思觉得自己很窝囊,很委屈……可又唯独回避自己出轨的事实。

    「你再不开门,我去客房睡了!」

    这里是白家,薛进不敢用力砸门,如果招来了岳父,那可不好。

    薛进又候了一会儿,索性放弃。

    他冷着脸,刚刚转身,正好看见白老爷子,穿着睡衣,站在2米开外的地方儿。

    薛进面上一惊,但马上反应过来,他那张脸象翻书一样,堆了些笑意,从容着迈步来到老人跟前。

    「爸,这么晚了,您还没休息?」

    白奇面无表情的盯着他,目光犀利如探照灯,薛进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,笼罩着自己──他不知道,老爷子在这站了多久!

    薛进面上始终保持着笑容,关切道:「小心着凉,我送您回屋!」

    白奇听了,斜斜的瞪了他一眼,目光中满是不善:「我有那么老吗?要你送我回去?」

    薛进心口一跳,做惊恐状:「爸,您看您……怎么会这么想?」

    薛进知道白老爷子,这是生气了,所以只能一味的伏低做小:这个岳父,是自己的大靠山,无论如何得罪不起。

    「哼!」

    白奇不屑的冷哼一声。

    他耷拉下眼皮,复又抬起,开口质问道:「你大半夜的才回来?是吧?」

    薛进略略低了头:「爸,您也知道,年节这会儿,我很忙。」

    白奇瞧着他,继续道:「怎么惹思思生气了?不让你进去?」

    薛进此时明白,老岳父是什么都知道的,也不好扯谎,微微点了点头,略带苦恼道:「是啊,思思大概是怪我应酬得晚了。」

    白奇的嘴角耷拉下来,上下打量着他。

    薛进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,也不敢直视对方,只觉出岳父的目光,似乎象两把刀似的,灼灼让他不舒服。

    「思思虽然任性,但还没到无理取闹的地步。」

    过了片刻,白奇幽幽道。

    薛进赶忙附和。

    「过日子难免有吵闹的时候,只是不要伤了夫妻的感情才好。」

    白奇停顿了片刻,声音冷了几分:「你没做什么,对不起思思的事吧?」

    薛进猛的抬头,目光中有一丝惊慌,但他马上掩饰性的扯了扯嘴角。

    「爸,我怎么会呢,我对思思和儿子……」

    还没等他说完,老爷子大手一挥,打断了他的话:「你们的家务事,我不想多加过问,但我就这一个女儿,我待她如珠如宝。」

    说着冷不丁的抬手指他:「你也不能亏待她,否则……我不会饶过你。」

    薛进有些惶然──本就做了亏心事,如今被岳父指着鼻子教训,着实难堪。

    如今,他只能尽量诚恳的表达自己的心意:「爸,您放心,思思和我之间没什么,一向很好,她只是偶尔闹闹小性子……」

    说着露出无奈而宠溺的笑容。

    白奇仍很冷淡,爱搭不理的轻声嗯了一声。

    「薛进,女儿嫁给你,我原本不放心的,如今,你更不能让我失望。」

    白奇口气淡淡的,但马上话锋一转。

    「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儿,有什么问题,一定要跟我说,哪怕你犯了杀人的事儿,有我在,你也能安全脱身……懂吗?」

    女婿毕竟年轻,白奇还是放心不下──怕他做了糊涂事,自己担着,结果篓子越来越大,最后恐怕不好收拾,所以只得先言提醒。

    薛进微怔,他没想到岳父,对自己如此厚待。

    这大概就叫恩威并施──看来老爷子,确实拿自己当半个儿子一样对待,不,或许更亲近些……他这样放话,薛进既感激又高兴。

    白奇见女婿有些激动,不禁撇了撇嘴:「我这样说,并不代表,你能任意妄为,自己机灵点,尽量不要给我惹事。」

    老爷子从没特别蓄意的去栽培薛进,原本看他斯文有礼,恐怕难担大任,可在监狱所长的位置上呆了几年后,白奇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。

    他承认薛进有胆识,也有魄力,只道,自己看走了眼,也期待将来薛进能带给自己更多的惊喜。

    ──自己的女婿优秀,他脸上也有光。

    「爸,没有你就没有我薛进的今天,您所说的话,我会谨记在心,您放心好了……」

    薛进收敛好自己的心绪,掷地有声道!

    老爷子微微一笑,赞许的点了点头。

    这一夜,薛进并没有睡客房,老爷子去敲女儿的房门,白思思不好在家人面前,给薛进太多难堪,所以只能让他进去。

    但女人憋了一肚子火儿,始终没给薛进好脸色看。

    而男人呢?完全没把白思思的小脾气当回事,他一味的憧憬着权势所带来的无限利益和尊崇……世界上并没有清心寡欲的人,只看那诱惑够不够大,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,趋之若鹜为了金钱,权势,淫欲──而丢了性命呢?

    大年初二清晨,太阳照常发出朦朦胧胧的光线,温柔的抚触着大地。

    在一幢独栋别墅的卧房内,薛进对着浴室内的镜子,仔细的刮着胡子──他虽然面容俊雅,看上去很斯文,但无一处不男人。

    这胡子,一天不刮,就要冒出青茬来,虽然是薄薄的一层,但薛进看着仍觉得别扭,再有今天要出去办事。

    ──给连羽送饺子过去,所以无论如何,都要修正一翻。

    白思思不知何时,走了过来,她倚靠在门边,紧紧的盯着男人看──也许睡了一夜觉,她的气消了,所以脸上并不见愠色,但也没显出喜兴来,只是平平淡淡。

    薛进知道她在那儿,但并未搭理,只专注得忙活自己的事。

    剃须刀所过之处,须根落下,露出光洁的皮肤,只显得男人的下巴异常清爽──薛进刮完了胡子,低头就着自来水,洗了洗脸,而后又冲了冲刀片。

    「你今天还要出门!」

    白思思懒洋洋的开口。

    薛进低垂下眼帘,显出两道眉毛,有些浓重,但高挺的鼻梁带了一股子男人的英气,他轻轻嗯了一声,算是作答。

    「昨天不是跑了一天,礼没送完吗?」

    白思思仍是不冷不热的问道。

    薛进抬头,瞥了一眼镜子里的女人。

    「还有几家要去,另外约了丁步谈事。」

    薛进拿纸巾,将剃须刀擦拭干净,而后将其收好。

    白思思略微皱了皱眉,口气不悦道:「你还真忙,一忙起来就没完没了。」

    薛进脸色微变,对女人的话甚是反感:「我是正常应酬,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?」

    白思思撇了撇嘴:「谁知道你去干什么?哼!」

    薛进知道女人的疑心病又犯了,但这话也不准确,自己确实被她抓了把柄──她还找上门去,将连羽羞辱一通。

    但薛进很狡猾,只要他想,没理也会辩三分,更何况,自己现在同连羽并不在一处。

    啪的一声,薛进将装着剃须刀的盒子,重重的拍在了洗手台上,气势汹汹的转过身来,瞪着白思思。

    「如果不相信我的话,你可以跟我一起。」

    白思思戳在那儿,上下打量着薛进,似乎想从他的身上,扑捉到什么。

    但显然,她一无所获──男人目光坚定,没有一丝鬼祟,坦荡得很,而且含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。

    白思思故作不在意的别过头去。

    「我可不去,大冷的天,还是屋里舒服……」

    说着扭着腰肢款款走开了。

    原本女人以为很了解丈夫,但最近半年多发生的事儿,颠覆了她对薛进的全部认知──即使现在,他睁着眼睛说瞎话,她也没辙。

    男人并不是管出来的,只要他想,哪怕是上厕所的工夫,都会背着你干坏事,更何况薛进还有大把的自由时间在外。

    所以白思思有的时候,只能自欺欺人。

    但连羽,这个小丫头,她想忘都忘不了,这是个威胁,这是个耻辱──虽说如今睁一眼,闭一眼,但那根刺,仍如鲠在喉。

    她吐不出,也咽不下,可不管怎么样,她不会让出薛夫人的位置,便宜了别的女人。

    薛进从浴室里走了出来,见白思思正在看电视,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,略略权衡了一番,开口道:「晚上我回来吃饭。」

    白思思挑开眼皮,斜斜的瞄了他一眼。

    不知道怎的,鬼使神差的开口道:「你不陪,那个小狐狸精吃饭?还是昨天陪了大半夜?」

    话一出口,女人便后了悔──她这是干什么?心里想的,怎么就问了出来,昨天忍了半宿,算是白忍了。

    再瞧丈夫的脸色,甚是难看。

    薛进方才那话,本是讨好女人的,但没想到,惹来了这么一句,登时十分恼火。

    「白思思,我和连羽的事儿,你别管,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──」他毫不客气的怒斥着女人──她太不识抬举。

    白思思心中气苦,一张面庞涨的通红。

    她谑得一下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瞪着薛进,大骂道:「薛进,你以为你是谁,在白家还这么放肆?」

    稍稍迟疑道:「你不要太过分,否则就让爸爸评评理。」

    这话的气势,明显比上一句弱了些──显然,女人也并不想,让老爷子知晓两个人的矛盾,否则这麻烦,恐怕越来越大。

    ──她自己也有把柄,如果跟薛进撕破脸皮,恐怕谁也没好果子吃。

    薛进轻蔑的扯了扯嘴角:「你还有完没完?你爱找谁找谁,我随时恭候──」说着从衣服架上取了外套,转身将门甩出山响,而白思思早已气得浑身颤抖,恨不能将薛进吞吃入腹。

    她站在那儿,盯着门良久──心中翻来覆去,都是薛进对不起自己的那些事儿,越想越悲伤,眼泪什么时候流了出来,都不自知。

    正在此时,门从外面被人推开。

    老太太走了进来,她看到女儿,满脸的泪水,登时吓了一跳。

    「思思,你这是怎么了?」

    她来叫女儿吃早饭,没想到确是这番光景。

    回想到,方才女婿连粥也没喝上一口,就匆匆出门的情形,可知这是小两口,吵架闹了脾气。

    「妈……」

    原本只是无声的啜泣,如今听到母亲关切的声音,再也憋不住心中的委屈,白思思一把拉住老太太的手,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  老太太心口一跳,说不出的疼惜。

    「思思,你哭什么哭?别坏了身子,有什么事儿,你跟我说说。」

    老太太也有些急了,拉着女儿一同坐在沙发处。

    「呜呜……妈……你,……呜呜……你不懂得,我……哭一会……呃……就好了。」

    白思思虽然伤心,但并没有多加诉苦。

    老太太知道女儿的脾气,倔强的很。只能兀自唉声叹气,末了,也跟着忧伤起来:「思思,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,你怎么也不让我省心呢……」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