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深藏的罪恶第一百二十七章 淫鬼的龌龊下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02 00:00:44   


    偌大个软床上,躺着两个人。

    男的四仰八叉的卧在床的左边,浑身上下没一丝布料,甚至连被角都不曾沾身,一双有些混沌的双眼,微微闭合着。

    丁步嘴里吐着浊气,脑中一片空白──他在回味刚才同女孩交欢的美妙滋味。

    床的右边,纯白的被套下清晰可见一具隆起的肉体,女孩的身形有些娇小,略长的秀发肆意的披散在脸庞周围,隐藏其间的是一双灰蒙蒙的大眼。

    小云的目光有些空洞,一颗心好似掏空了一般,无措而惶然。

    女人的初次,珍重而宝贵,谁都想把完美无瑕的自己奉献给心仪的爱人,而她呢?女孩肩膀微微抖动着,本已经干涸的泪水,又再次溢满眼眶。

    她不想哭,可内心的某种情绪,随着珠瓣汹涌而至──那是绝望和自责,同时参杂着愤恨,她恨自己的柔弱无力,更恨丁步的不择手段。

    「呜呜……呜呜……」

    小云不由自主的啜泣出声。

    丁步完事后,有些疲累,尽管如此,心里仍想翻身再战,可毕竟年岁在那儿,不比20几岁的大小伙子,体力有些不济。

    忽而听到女孩的哭声,连忙转身,目光探过去──小云的大半个香肩,裸露在外,那微颤的浑圆肩头,白晰而可口。

    丁步暗自吞着口水,缓缓的凑近。

    「宝贝儿,怎么了?」

    说着,他的大手落了下去,在女孩滑嫩的手臂上不怀好意的抚弄。

    小云身上一僵,用力的晃了晃手臂,试图将他的魔抓甩开:」

    别碰我,滚开。

    「丁步面色一沉,心里不是滋味,方才还缠着自己的腰,呻吟个不停,怎么转眼就变了天呢?

    男人掀起被子的一角,钻了进去。

    「啊……呃……你干什么?出去……别,别乱摸……」

    被子下一阵手忙脚乱,不知道搞什么名堂。

    末了,终于安静了。

    丁步手脚并用,像毒蛇般,将小云紧紧捆在怀里。

    「你可真瘦,除了这有点肉外,几乎是把骨头。」

    丁步说着,包着两团椒乳的大手微微用力。

    美女在怀,他还挑剔?」

    滚啊,你,谁让你碰我的!」

    刚刚老实没一会,小云又被他的话勾出火头来。

    丁步眼中闪过一丝阴霾,再是低调的男人,也有自己的自尊,更何况丁步本就不是好鸟,女孩三番五次的出言不逊,让他很生气。——都被自己睡了,还这么硬气?

    尽管如此,丁步眼中的冷酷,转眼间便被温柔所取代,他嬉皮笑脸道:「宝贝,你说什么气话呢,都是我的人了,还不让我碰?那我找别的女人,你让吗?」

    小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大声嚷嚷道:「你爱找谁找谁,与我无关。」

    嘴上虽这么说,可小云心里气苦,难道自己就被他白白糟蹋了?在自尊受辱的同时,女孩还想得到些许补偿。

    不是她有多爱钱,而是想要心理平衡,索性丁步也不是那么渣。

    「又说气话了不是?有你我还要别人干什么,你就是我的小心肝。」

    说着男人将嘴凑了过去,死皮赖脸地在女孩白晰的脸蛋上亲了一口。小云咬牙强忍着,心里算计着,是不是该跟丁步说点什么。

    「你就知道说好听的,男人都是一副德行,我认识你,算我倒霉。」

    话音未落,小云再次哽咽起来。

    「哦哦哦,别哭,别哭……我又哪句话说错了?惹到你了,我认错还不行吗?」

    丁步一个大男人,最怕女孩掉金豆子。

    当然如果是无理取闹的『猫尿』他懒得管,要是委屈撒娇的『珍珠』,可就值钱了。

    小云年纪毕竟小,有什么话都藏不住。

    见对方不怎么开窍,索性直说了:「你把我欺负成这样,你说该怎么办吧?」

    丁步虽然脑袋没薛进聪明,但在情场上也算老油条,他哪里不明白对方的小心思,在他的眼里,女人都有价码,只看他愿不愿意付出。

    他心里不禁对女孩有些鄙夷,原本装的跟个圣女似的,眼下还不是肤浅得很?

    「宝贝,你有什么想法,就直接说出来,咱商量着办。」

    丁步把球又踢给了小云。

    女孩想要钱,但又不好意思开口,虽然觉得都是自己应得的,但事情摆在明面上,还是有些不堪。

    所以她撅着嘴不吱声,只期望着丁步能先提这茬。

    男人等了片刻,见她不言语,随即黑黄的眼珠,在眼眶里转了两圈,末了,眯着炯子笑了笑。

    「我看你这的活儿,太累了,也别干了,我在别的公司,给你安排个职位怎么样?」

    丁步巧言令色。

    见女孩专注的听着,继续道:「我有个朋友做航空售票,他那儿缺个售票员?」

    小云读书不多,所以对有文化的大学生十分羡慕──朝九晚五,还有双休,最主要的是拿稳定的工资,坐办公室,这是她梦寐以求的。

    「我能行吗?我都没文凭。」

    小云动心了,但又有些自卑。

    实际上丁步很想将女孩弄到自己的公司,方便他为所欲为,这对他来说不难──设个虚职,分配些简单的杂活儿给女孩,她还能胜任。

    可问题出在她前男友身上──程朝阳。

    他目前算是公司的骨干,没犯什么错儿,也不好开除,如果弄了小云过去,有前缘的两人,指不定出什么事。

    丁步再蠢,也不能冒着戴绿帽子的风险,把人安插过去。

    「我说让你去,就肯定没问题,那活儿不累,也好学,不到一个星期,你一定会得心应手。」

    丁步信心十分的给她打气。

    小云蹙着眉头,还是有些不安。

    「宝贝,如果你是在担心文凭的事儿,我给你弄个假证吧!」

    丁步也明白女孩都爱虚荣,人家都是大专以上文凭,她连个高中毕业证都没有,肯定尴尬。

    「啊……」

    小云侧头看他。

    见她很惊讶的样子,丁步笑了笑。

    「文凭还能作假?如果要被人知道的话,那多不好啊?」

    尽管对他的话很上心,但女孩仍十分谨慎。

    ──做贼总是心虚。

    「呵呵,傻丫头,你知道中国什么最出名吗?」

    丁步好笑的看着她:「仿假的技术,这是世界公认的。」

    作为中国人,丁步提到这茬,绝对没有丝毫的自傲,甚至有些无奈。

    中国人什么都敢仿造,就差弄颗原子弹放在市场上销售了,不过只要有销路,资金和人力许可,也会有高人尝试。

    至于什么烟酒,日用品,服装这些小东西不算,网络上的高科技,也频频告急──微软新出的软件,没上市,已经被人破解,弄得对方损失惨重,对中国市场踌躇不前:商机巨大,但风险也颇高。

    就算是不太有技术含量的蝇头小利,也会被脑袋穿刺者算计。

    小云瞪着眼睛,饶有兴味的听他继续话题。

    「我认识一个朋友,专门做这路生意,假发票,假公章,假文凭,还有其他各种证件,他都会仿造,而且逼真度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九。」

    小云咬了咬嘴角,歪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!

    「宝贝?我办事你放心,不就是一张文凭吗?就算你要张结婚证,我也能弄来!」

    丁步挑着眉梢,不正经的样子,很是欠扁。

    小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心急的追问道:「那什么时候能弄好?」

    「很快,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。」

    说着丁步回过身去,把手机翻找出来,从一堆联系人中,挑出那个熟悉的号码。

    简单的交谈过后,丁步把手机丢在一旁,伸手将女孩搂进怀里。

    「宝贝,你也听到了,一切都搞定了,你把身份证号码给我,再有三张二寸彩色近照,后天……后天我把证交到你手上。」

    丁步办事爽利。

    生活有了盼头,小云十分高兴,但面上不动声色。

    有的人比较心宽,善于在一些事中,迴避不好的,追寻能令自己快乐的──这也算是人的一种本能:趋吉避凶。

    说了这么多,丁步的体力恢复了不少,下半身的那根复又挺立起来。

    小云感觉到股缝间,一根滚烫的热源所在,立时变了脸色,挣扎着想要离丁步远点,可刚到嘴的食儿,男人怎会轻易松口。

    丁步虽顺势放开了她,但并没有好心。

    他掀开被子,抓住女孩的脚踝,不让逃出自己的手心,而后涎着脸道:「宝贝,我们从后面来吧?」

    小云一脸懵懂,丁步心中一乐,他床上大都是技术纯熟的浪女,冷不丁的遇到个雏儿,也是新奇。

    「趴下!」

    丁步诱哄道。

    小云直觉不好,但想想丁步许给自己的工作,虽然心中不甘,可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,只能半推半就的顺了他的意。

    其实一份工作能有多大的恩情,小云心里清楚,但想要求更多,又开不了口,所以也只有另寻机会。

    ----总而言之,自己不能吃亏。

    丁步见女孩趴的四平八稳,只觉得好笑,那双腿尤其闭合得紧密。

    「不是平趴,而是象……」

    丁步刚想说,象狗似的,又觉得不好,只得亲自动手,纠正她的姿势。

    小云面红耳赤,羞得无地自容。她的双手爬在床头,一对奶子耷拉下来,突然得更加肥大,而高高翘起的屁股上,落下两记拍打——噼里啪啦,声声清脆。

    女孩下意识的收紧翘臀,怎么感觉自己象马儿?还要被抽屁股?

    此刻她有些后悔,自己不该再跟丁步有所纠缠。如果她刚刚下床走人的话,肯定不会被这般对待。

    小云的思想有些传统,被人强。奸是丢脸的事儿,她不会声张,即使要讨回公道,也不会去找警察,而是自己悄悄来。

    女孩的双腿白嫩而修长,屁股肉感十足,而两股间的桃花源更是鲜嫩欲滴:两片小阴唇挤在一处,褶皱间都是魅人的粉色,看上去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。

    丁步看得肉棒涨得发疼,叫嚣着要插进女孩青涩的身体里,男人决定遵从兽性的支配,他抽出大手,握住早已坚硬如铁的凶器,对准少女粉红色的穴口一插到底。

    「啊……」

    小云低呼一声,不知是疼的还是爽的。

    「怎么样?」

    丁步缓缓抽动了两下,鸡巴旋即整个抽出,再次又顶了进去。

    「呃……啊……」

    女孩闷声听起来,颇是动人,似隐忍似愉悦,诱着鼓动的魅力。

    「……啊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胀,胀得厉害,你轻……啊轻点……」

    小云感觉硬挺的阳物撑开了柔嫩的内壁,一直进到最深处,仿佛要贯穿她的身体。

    复又撤了出来,留下点点空虚。末了她还是向自己的不知名的感觉屈服了。

    当丁步的阳具插入时,她向后挺起小屁股,迎了上去,将对方的物事含的更深;当丁步后撤,内部的肉壁,再次紧致有力,将鸡巴不舍的收住。

    如此几个来回,女孩的阴道渐渐分泌出更多淫液,丁步的阳物插送变得容易起来,他的动作也愈发剧烈,频率逐渐加快,几乎是尽根抽出,再整根插入。

    「呃啊……呜呜……唔唔……」

    小云不大不小的丹凤眼,此时迷离得水光四溢,粉红的眼梢更是动人。

    丁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甚至连口水都流了出来。

   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,油光水滑强壮得十分漂亮,只觉出干劲更足,大手将女孩的腰肢握得更紧,口中啧啧有声道:「啊……你咋这么好……」

    小云哪有心思去听他嘟囔什么,全副心神都集中在下半身。

    她觉得阴道里热热的,有什么东西从体内不知名的地方流了出来;大鸡巴擦过的肉壁,和着春水,又痒又麻,怎么就那么舒服?

    这就是操穴吗?

    ──噗嗤,噗嗤──同一地球,同一时间,已经披上文明外衣的人类,散布在各个黑暗的角落中,干着同一件淫乱的事儿。

    那是性器与性器交接,摩擦出的靡靡之音,它亘古不变,令人类痴恋不已,月亮跨过树梢,它在悄悄的偷看谁?

    两次情事,耗光了丁步的元气。

    他平时虽然也贪欢,但十分有度,再加上老婆强悍,管得很严,所以断没有彻夜玩乐的经历,今日找了个托词,侥幸为之。

    这倒不是说丁步体力不好,满足不了女人,而是深夜之际,本是人生理疲惫之时,所以做爱后,倦累也算正常。

    小云虽然和丁步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但心里仍很别扭,所以洗澡时,将整个被子都拖进了浴室,而丁步则被凉光光。

    毕竟是三星酒店,中央空调集中供热,所以房间的温度不低,丁步也没计较。

    他靠在床头,拿了根烟出来,懒懒的夹在手指间,给自己点燃,而后笔直的喷出一线青烟,直冲『云霄』。

    ──本以为跑了的天鹅又被自己抓住吃掉,这感觉很不一般。

    丁步微笑着倾听浴室里传来的声响──哗哗──他闭着眼睛,幻想着女孩沐浴时的样子,嘴角的弧度越发的扩大。

    毕竟是初次,新鲜感十足,所以丁步睁开眼睛,将烟掐掉,跟着也进了浴室。

    半个小时后,丁步抱着女孩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

    两人都是熊猫眼,可见方才在里面也没少折腾,丁步虽然下面那根不在状态,可他的一张肥嘴却吃足了豆腐。

    将女孩轻轻放在床上后,丁步掀起被子,也滚进了被窝。

    小云嘟着小嘴,也不知跟谁置气:「你干嘛?我不习惯跟人一起睡。」

    丁步眼皮上下打架,只能轻言去哄:「乖,睡睡就喜欢了。」

    小云推了他一下,正好顶在他的肚子上,那块儿微微轻颤,但女孩承认,手感不错,不禁又杵了一下。

    拿腔作调道:「睡睡?上哪睡?我宿舍可是单身人床。」

    丁步听她这么说,侧脸挑开眼皮,不动声色的看着她,嘴里道:「那怎么办?咱换个住处怎么样?」

    丁步心理有这个打算,但女孩这样旁敲侧击他不喜欢。

    他不缺女人,更不缺房子,别说养一个,就算养4,5个也养的起,如今还有一对师范学院的姐妹花,跟着他呢。

    那两个女孩很疯,是他在网上认识的。

    先认识了其中的一个女孩,另外一个和她是好朋友,一来二去见过几次后,两人便提出想搬出宿舍。

    这什么意思?

    丁步知道他人长得一般,就是款多,车靓,女孩们贪图什么,他清楚,可双飞,他还真没养着玩。

    但丁步也是个爷们,对送上嘴的艳福,一并接受。

    房子租了个两室一厅,虽然没明面上说明他们之间的游戏规则,但丁步和原来的情人办事时,另外一个女孩会早早的将热水烧好。待他们完事后,好清洗。

    再来丁步和情人做爱,便不会关门了,好似邀请般,那个女孩很知趣的凑了过来,主要去亲,两人的交合处……后面吗?当然是丁步将那个女孩办了。

    你别说,一次御两女的乐趣,确实不小,本以为会多玩儿一阵,可女孩们很贪心,一人一个月4000块钱还不够,时不时的还要他带着去购物,丁步有些烦,正在慢慢疏远她们。

    小云点了点头。

    丁步的房产很多,但为了不出纰漏,养野女人的都是暗租,小云这个女孩虽然本性不坏,但两人的结合毕竟没有爱情。

    小云看他的眼神,很平淡,甚至最初还带了厌恶,如果是程朝阳站在她对面,女孩一定笑开花,这就是差距。

    所以丁步为了避免麻烦,还是没让小云去住连羽空出来的房子。

    「那就租吧,离这别太远,我朋友的公司,也在这附近。」

    丁步如是告诉她,又默默补充着:「找个一室一厅,格局好点的,价格不要太贵,1500左右就行,室内装潢不能太旧,最关键要有淋浴器。」

    哥哥开饭店时,小云跟服务员一起住插间,条件很一般,现在听丁步这么一说,也就欣然接受,没再提什么要求。

    「另外,我每个月会给你些零花钱。」

    丁步闭着眼睛说。

    「啊……」

    小云嗫嚅道——自己这是被包养了,自己的补偿条件还算不错。

    她对生活品质要求不高,因为她的生活经历有所限制,等到她逐渐熟悉这个社会时,就会发觉,这些都不算什么。

    「我不是有工资吗?」

    小云心里很高兴,但面上仍做做样子。

    「你那点工资够什么?」

    丁步嗤笑道。

    小云被他笑得很生气,但也没反驳。

    「好了,这都几点了,马上要亮天了,明天我事多,早早休息吧。」

    说着将身边的床头灯关掉,室内立时一片黑暗。

    第二天,丁步早早的退了房,以后也没来续住:毕竟正事儿办完了,他对这家宾馆的贡献一并完结。

    小云请假出去找房子。

    等看到中意的便给丁步打电话,对方只让她看着办就好,毕竟丁步在那的时间有限,小云常住,她舒服就行。

    女孩心急,草草的定了一处。

    其实房子很一般,但没见过多少市面的小云,觉得很不错:有电视,洗衣机,另外有冰箱和空调,虽然东西都不是新的,但胜在比较全。

    至于房子的装修?至少是5,6年前的了。

    丁步拿钱去签住房合约时,心理对房子很不满,他是住惯了大敞间的,所以对这60平的房子看不上眼,不过房租──房租不多,但这房子不值这个价,只能说小云办事不熟练。

    尽管心里暗自腹诽,但丁步面上却一片喜气,房东走后,丁步抱着小云狠狠亲了一下,笑着道:「我的乖宝贝,真能干。」

    就这样,两人开始了半同居生活,后来渐渐变得熟悉,丁步也多少知道,小云哥哥的不幸遭遇,但他确实也爱莫能助──那事过去月余了。

    至于将来?丁步还真没有什么长远规划:毕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短,不过小云的售票工作,还是干得很开心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