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深藏的罪恶第一百二十八章 虚假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02 00:00:46   


    丁步和薛进在饭店边吃边聊。

    由于薛进心里有事,所以他对丁步那些风花雪夜的故事,并不太感兴趣。听得也是一知半解。

    末了,两人终于散场。

    薛进一边开车,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自己的左脸,心里一阵咒骂:连俊那家伙下手真不留情,伤处十分显眼。

    这回家,白思思问起来,又是桩麻烦事。

    想到这里,薛进暗自心烦,白思思的性格本就不善,如果真要追根究底,两人势必又要吵架:夫妻之间如果总吵架,那么一定会伤感情,最后的结果,肯定是其中一人忍无可忍,提出离婚。

    薛进此时也不怕离婚,这都是不关键,最棘手的是连羽怀孕,听连俊的意思,他是下了狠心,想将自己搬倒。

    他现在是百感交集,既为连羽的身体和前途担忧,又要保住自身。

    不知不觉间,前方闪出一处气派的大院落,薛进抿了抿嘴角,表情甚是严肃:自己又回到了白家。

    站岗的士兵,每4小时轮换一次,昼夜守护。

    原本的老兵认识薛进,知道这是白司令的女婿,所以不敢阻拦,新来的小兵恪尽职守,就要检查对方的通行证,不过一来二去,薛进也能混个脸熟。

    此时,不管岗哨那儿,站的是谁,直道看了薛进的车,就会主十分有理,动放行,男人也十分有礼,鸣了车笛以示感谢。

    进了大院,车子左转右拐,很快来到别墅前。

    薛进拔下车钥匙,透过玻璃窗向里面张望:大厅内,光线有些暗,看不清具体情况。

    他抬起手腕,看了眼表:已经22点。

    这个时候,白家二老应该已经休息,那么大厅内的很可能是白思思:女人恐怕灯也没开,正在看电视。

    薛进推开车门,拾阶而上,很快来到门前,他按了按门铃,片刻后里面有了动静,待门打开时,自己的妻子果然站在那儿。

    「你还知道回来啊?」

    白思思冷着一张脸,丢下一句话,本想转身就走──答应晚饭回来吃,结果却不见人影,可马上注意到薛进的脸伤。

    「你这是怎么弄的?」

    她在惊讶之余,微微带着心疼。

    这个男人毕竟是她的老公,而且是她深爱之人,所以薛进受了伤,白思思心理十分在意,但马上又生出疑窦。

    「不小心划的。」

    薛进轻描淡写,迈步往里走。

    「划的?在哪儿划的?」

    白思思尾调上扬,道出自己的疑问。

    「……对不起,思思晚上丁步非要拉我吃饭,所以我没能回来……」

    薛进首先示弱。

    他已经很累,不想跟她吵架,如果说好话,能令她不再婆妈,那么他愿意,这样的事,以前他也不是没干过,所谓大丈夫:能伸能屈也。

    「那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,爸妈都问呢。」

    白思思脸色不愉道。

    其实晚饭那会儿,她等到不到男人回来,一肚子火气,可心里就是憋着劲,我不问你在哪,等你回来一并收拾,所以尽管女人,看了几眼座机,仍没有去碰。

    「谈事,谈的太用心了,呵呵。」

    薛进一把拦过白思思的肩膀,两人并肩跨上旋转楼梯。

    「……」

    白思思虽然心里仍存芥蒂,但气也消了不少,她轻声道:「那下次,这样的事少干,无论如何,也要打个电话回来,省的我担心。」

    薛进故作受宠若惊道:「啊,思思这么关心我?」

    白思思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,娇嗔的哼了一声,有觉出不对,她回过头来看向薛进:「我问你,你这伤怎么弄的?」

    她又提这茬。

    薛进微笑着,不动声色的解释道:「吃饭的茶餐厅生意很好,有个服务员走菜时,很不小心,差点摔跤,我恰好看到,过去扶她时,不小心被她的长指甲刮伤了。」

    看白思思半信半疑的目光,薛进赶紧又道:「这点小伤不算什么,不值一提,倒把小姑娘吓了一跳,呵呵。」

    白思思拿不准薛进说的话是真是假,但直觉他不可信。

    实际上,一旦感情上出现不信任,女人往往把一次当百次,薛进的话,只要是关于女人的,她只能信一半。

    「是吗?小姑娘漂亮吗?」

    白思思有些吃味。

    「哈哈,你问这个干吗?吃醋了?」

    薛进和女人已经来到门前,他扭开门把手,两人走了进去。

    白思思冷哼一声:「我要是吃醋,吃得过来吗?那不得酸死我。」

    薛进知道她又要犯病,将事情引申到连羽身上去,故作无奈道:「思思,你的心心怎么那么细?小得跟针鼻似得。」

    白思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生气道:「我也想心宽啊,不是没找到省心的男人吗?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」

    本来是件小事,白思思又想上纲上线。

    薛进心里不耐烦,但面上十分平和,他清楚,现在不是跟对方翻脸的时候,自己还有一堆罗烂事要处理。

    如果将来事情严重到,难以收拾的局面……他想到了白奇的话:即使你杀了人,我也能保你周全。

    确实白奇有这个能量,而白家就是他的护身符,所以薛进不会蠢得跟白思思对着干,而且……恰好相反,他要哄着妻子。

    所谓此一时,彼一时,能认清实事的人,才是真英雄。

    薛进脱了外套,随便的扔在沙发扶手上,而后紧贴着白思思坐了下来,他执起对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。

    「思思……」

    他颇为动情地喊着。

    「其实我知道,我知道你在怪我,你在怪我找了个小。女。孩对吗?」

    薛进的眼睛黑黝黝的,深不见底。

    白思思不知道他唱的哪出,觉得十分陌生,怎么没几天工夫,丈夫就变了?

    薛进哀叹一声,略作踌躇状。

    「要不是你干了对不起我的事儿,我也不会找别的女人的。」

    薛进有些自言自语道,语气中有些酸涩。

    「我知道我这些日子有些冷落你,可我一想你……你背着我干的那些事,我就心痛,所以我一直没怎么碰你,因为我一看到你的身体,心里就想着那些男人……我恨不能,恨不能……」

    薛进话还没说完,嘴就被捂住。

    白思思神色有些惊慌,她略带痛苦的说道:「老公,你别说了。」

    薛进深深的看着她,将对方的手从自己的唇边拉了下来,复又低头亲在了她的手心。

    白思思心头一跳,没有哪个女人,能抵挡得住心爱之人的温柔。

    「老公,以前的事是我不对,我已经认错了,你能原谅我吗?」

    白思思心里百转千回,这是她第一次诚心的忏悔。

    她爱薛进,所以想为男人改变一下。

    如果对方不在乎,没有要求自己的话,白思思也就随波逐流,毕竟薛进已经不再爱她,她何必犯贱为他守身?

    而此时,一切都不同了,她好像在做梦。

    薛进见她似乎动了情,紧接着开始为自己过去暴露的不光彩一面做狡辩:」

    思思,我原谅你,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。「薛进继续道:」

    那次你问我爱你吗?

    我回答的很伤人,看着你流泪的样子,我的心何尝好受。」

    薛进入戏很快,将角色演得淋漓尽致──他虽然没看过琼瑶,但当年追白思思的那套,还不会太生疏。

    烈女怕缠郎,再加上点『真心』在里面,那就是个罗曼提克的故事。

    白思思静静的听他说,一双眼睛里满是期盼:薛进的语气温柔而缠绵,听得她精神一震。

    「如果你现在问我,说句实话,我对你──从来就没有变过!」

    薛进这话不假,从认识到现在,对白思思没什么感情,只是一味的利用。

    利用她谋官,生孩子,再来就要挡去自己可能的灾祸。

    薛进目光中含着雾气,溢满了深情,再加上他的话语,是个女人都会误会,他对自己死心塌地,珍爱不已。

    而白思思被他虚幻的爱情所笼罩着,瞬间迷乱。

    「老公,我也爱你……呜呜……」

    白思思心口压着的巨石,砰地一声落了地——自己不是可怜的女人,她有人爱。

    薛进抚摸着埋首在自己胸前女人的头发,微微皱起了眉头,可口中仍是满嘴的甜言蜜语:「思思,是我让你受委屈了,该说对不起的是我。」

    「白思思一味地摇头哭泣。

    「还,还有,连羽的事儿,我也不对。」

    薛进自顾自的检讨。

    白思思猛地抬起头,她没忘记这茬,她想听薛进给她的解释,这是她一直耿耿于怀的心病。

    「他哥在我们看守所服刑,她总来探视,有次被我的车撞到了,就这么认识了,后来……她只要来监狱,就会到我那坐坐,一来二去,我也不知怎么的,糊里糊涂就犯错了,而且那次,我是真的醉了。」

    薛进心不跳,脸不红,说起谎话来没有丝毫的负罪感。

    「哦……」

    白思思草草的一个字,算是作答。

    她对他的解释,说不上满意,毕竟事情已经发生,自己也受到了伤害,但她没有原来那么恨薛进了。

    一切的一切都是小狐狸精闹的,怎么就那么贱,还跑去找自己的老公?

    白思思心里对连羽更是恨之入骨,她愤然道:「那你现在跟她?还有联系吗?」

    薛进知道她会这么问,不紧不慢地回道:「没有了,她哥哥被监狱放了出来,我呢,也就没有照顾她的义务了。」

    说到这里,薛进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。

    白思思嘟着小嘴,眉目含喜的看着他:「那你以后还找她吗?」

    薛进摇摇头:「我跟她只是逢场作戏,小。女。孩有什么好玩的?哪里有你好呢,思思,你知道吗?这些日子我装作不怎么理你,装的好苦。」

    白思思破涕为笑:「讨厌,你说什么呢?」

    娇嗔的骂了一声后,白思思眼角带春,很柔顺的又窝进了薛进的怀里,在那一霎那,薛进脸上一闪而过的绝不是柔情,而是令人心寒的厌恶。

    「思思,时辰不早了,老公抱你去休息。」

    薛进颇为文艺,很浪漫的柔声道,就连他自己也掉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  薛进不得不承认,自己有拿影帝的潜质。

    「好……」

    白思思身体腾空的那一瞬,无比幸福。

    女人在某些方面也许很强悍,但面对感情问题时,大都是弱者──她们看不清形势,进退两难。

    最后要么,伤痕累累的离开,要么委曲求全的痛苦过活,有句话十分在理:宁可相信世上有鬼,也不轻信男人的嘴。

    男人一旦欺骗你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……甚至会把谎言当作家常便饭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